网友挑刺广东网络发言人:加五厅局QQ仅一厅回应(图)

10月中旬,广东首批15个厅局设立“网络发言人”,引起全国关注,被视为“网络问政”的新举措备受瞩目。半个月过去了,“网络发言人”实际运作情况如何?赞叹声中又有哪些隐忧?有网友热心“挑刺”,本报记者展开调查,并邀请资深学者加入“拍砖”行列。

有网友指出,广东在全国首创“网络发言人”制度,展示了政府顺应民意推进善政的革新心态,不过目前仍缺乏明确的人事与制度配套,需要政府拿出更大诚意,进一步完善制度,把好事做好。

答:据我了解公积金也不是这样发的,不过具体还是建议您向公积金管理中心咨询。

广东15个设立“网络发言人”的厅局中,多数只是简单地给出该单位的公众网址和电子邮箱,只有7个单位建立了QQ和QQ群,方便网友在线交流。

昨日下午3时许,省监察厅、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、省交通厅、省工商局、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“小企鹅”头像均显示“在线”,却仅有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开放直通大门,“免验证”通过了记者的“好友申请”。下午6时,记者向其他几家机关发出的“好友申请”,仍石沉大海。

作为唯一回应的“发言人”,记者试图向省劳保厅网络发言人咨询“住房公积金”问题。

Q名为“劳保厅发言人”的”小企鹅”首先答道:“请您咨询当地住房公积金中心。”

记者穷追,称单位在住房公积金上操作不规范,以现金形式发放,希望寻求政策支持。两分钟后,“网络发言人”答:“据我了解,公积金也不是这样发的,不过具体还是建议您向公积金管理中心咨询。”

该发言人说:“网络发言人应该是与网友沟通交流,接受网友建议留言,并对网友提出的问题作出回应,但目前我们所做的大多是咨询。”

与记者暗访遭遇相似,有一些网友发帖反映,不少厅局回复“太官腔,敷衍了事”。

网友“网络小丑星”反映,他随手打开某厅的网站,点开“在线解答”,回复总是千篇一律的“外交辞令”:“感谢您的来信。我们已将您反映的问题转有关单位研处,您的来信也将留存在今后制定政策和执行监管时作为参考。”

又有网友说,他投诉汕尾考场作弊,得到的答复竟然很干脆:“请提供具体情况以便查实。”

“这些答复有点忽悠人。”“网络小丑星”认为,实行“网络发言人”是好事,但要把它落到实处。回复网友们的问题时,一定要写明落实的时间、地点、结果,没落实的问题就不要回复了。

之前有媒体报道,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“网络发言人”的QQ名为“噢啦噢啦噢啦”和“百川”,名字“雷人”,有时还不在线。

记者联系到该QQ号的主人———省药监局新闻助理钟百川。他苦笑着解释:当时他出差在外,本以为QQ号码是提供给有关部门的联系方式,没想到被公开了,“还没准备好”。

实际上,对于QQ这个渠道,不少厅局也有顾虑。首先担心网络安全,“怕木马中毒。要是有人利用木马传播虚假信息,可能被误以为是我们网络发言人发布的!”钟百川说。此外,公务员上班时间登录QQ聊天也不方便。

因此,虽然现在仍可以加该QQ号码为好友,但网友留言后,该号码会建议改到省药监局官方网站留言。目前,“网上留言”是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“网络发言人”的主要承载方式。在官方网站的“新闻发布会”栏目中,网友留言栏目已经有548条,该局办公室一名科长的一项主要职责就是处理这些留言。

“使用盗版的win7,违反了啥法律?”晚上8时50分,有网友在省公安厅QQ群发问,其他在线网友说:“这么晚了,问也没人回答你呀!”没想到,不到6分钟,QQ群联系人刘sir就发言解答。直到晚上11时,刘sir才跟大家道别下线,网友们赞其“敬业”。

在15个设网络发言人的厅局中,广东省公安厅是唯一开通QQ群的部门,几乎每分钟都有人发言,被称为“最热闹”。由于QQ群容量有限,省公安厅还设立一个“超集群”,可以容纳更多的网友在线聊天。

“我们的QQ用户名是一个虚拟代号,背后是一个团队。”“刘sir”———省公安厅网管科科长刘博说,其实早在2003年,公安厅成立网站管理科,就开始通过网络与网民联系。现在包括刘博在内的十多名干部,都是兼职做网络发言人的工作。

每天都有值班民警上线,能当场答复就当场答复,当场答复不了的就分类转给各个业务处室。一般问题的回复是3个工作日,重大疑难问题是7个工作日。据初步统计,目前通过QQ群等网络方式中,95%属于业务咨询,4%是举报违法犯罪线%是涉警投诉。针对近段时间以来购物、手机诈骗较多的态势,网管科还准备邀请刑侦局民警上线与网友面对面,介绍新型诈骗手法,提醒如何防范。这类“主题群”方式以后还将逐步推广。

刘博告诉记者,QQ群启动之初,相当一部分网友是抱着“试一试”、“瞧瞧热闹”的心态。现在,越来越多网友遇到问题,会第一时间上QQ来咨询、举报。值班民警也会以最快速度帮网友们解决问题。QQ平台启动半个月,已收到不少网友发来的感谢信。

记者采访发现,尽管有一些“挑刺”,但大多数网友还是赞许广东这一创举,认为政府部门以开放的姿态直面民众,为疏通民意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,网络虚拟世界中也有了代表权威部门、权威态度的声音。

当然,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也有不少新问题。记者采访多个厅局发现,目前有两个新问题比较突出。

一是缺乏专职人员和考核制度。通过各种信箱和网络问政平台,成千上万的留言信息让网络发言人忙不过来。“我们现在手头的工作很多,网络发言人只是其中一项。要认真收集、分析和答复的话,就需要配备专门的队伍。但增加人员和编制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”一位发言人希望,广东能够出台更加明确的规定,加强培训,增加专门人员、专项经费和考核制度,以保障网络发言人制度顺利运转。

二是协调解决问题难度大。网友反映的问题可能涉及几个部门或几个处室,协调解决的环节比较多,网友反映处理时间“太漫长”。省教育厅网络发言人就提出,网友反映了不少基础教育问题,但按规定,这些问题属于各地方分级管理,必须要转到地方基层去处理,需要一定时间。这就形成了一种冲突———网上的网友认为发言人在“打太极”,线下的发言人却忙于通过原有体制层层报批解决。

据记者了解,这两种现象在各个厅局普遍存在。“网络发言人”要真正起到作用,还需要加大与原有体制的适应和对接。

“网络发言人”惹人关注,连一向形象严肃的广东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教授也忍不住“摇身一变”,以“资深网友”的身份,加入“拍砖”行列。

陈鸿宇说,“网络发言人”形式,“有总比没有好”,但必须界定清晰的咨询领域,且要抱着“百问不厌”的态度。

面对一些厅局“小企鹅”虚挂网上而不作为的情况,陈鸿宇说,“网络发言人代表着厅局公职人员的整体职务形象,要规范操作,并设立一套管理体系,对当值发言人的操作进行跟踪。”针对发言人由于匿名而难以问责的情况,陈鸿宇建议发布工号,并对聊天记录进行存档,以作为对“不作为”或“处理不当”等做法的问责依据。

在他看来,网络发言人的作风来不得半点“虚假”,他建议各厅局公布“小企鹅”每日“上Q”时间及能接纳的好友数。同时,发言人还要有“底气”,不但要经过培训以统一形象示人,还要组建背后“智囊团”以提供各个领域的知识支撑。

陈鸿宇抛出一个比较“雷”的建议:可设立“网络视频发言人”,让“发言人”以真面目示人;也可以成立“网络发言人”QQ群,让大众一次性满足“一对多”的建言咨询愿望。

网友“莫津津”提出,网络留言动辄上千,如何保证政府部门不会随意选择、删除或忽略某些网民反映的问题,从而致使一个好制度流于表面文章?还有网友指出,网络发言人作为一个匿名的符号,缺乏有效的身份识别,发布的信息如何使人信服,其公信力又如何建立?

南方网网友提出,希望广东设立“网络发言人”的15个省直部门,每天不但将网友反映的问题收集上来公布在网上,而且每天将切切实实解决的问题也公布出来,并且隔一段时间来个总结,有关领导坐镇网上,真正和网友们交流。这样才不亏“网络发言人”这个名号。

还有奥一网网友建议,广东应学习云南的做法,筹备建立发言人问责制度,评估发言人的表现,实施奖惩,在网民中建立发言人的权威性。还准备委托专业的调查公司设计进行“公信度调查”,让网民对发言人的表现投票。

今年7月,云南称将在各级政府部门发起建立“网络发言人制度”的行动。9月1日,贵阳市政府正式启动政府系统网络新闻发言人工作。

广东的动作更快。7月20日,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的奥一网推出了全国第一个网络问政平台。也就是在这个平台上,全国第一个“网络发言人”诞生了———8月3日晚,广东省工商局以“网络发言人”的名义在奥一网上回帖。省工商局此举引来好评如潮。

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肯定这一新生事物,要求各有关单位对设立“网络发言人”进一步研究并加快在全省推广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